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见到了萨苏所说的王员外  

2009-09-04 00:29:44|  分类: 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在山东画报社社长、老总的酒席上,与萨苏、王外马甲会晤。自萨大回来,已经见了三次,与王员外却是第一次相逢。

山东画报社是款待两位功臣,萨苏、马甲分别在该社出版《国破山河在》《尊严不是没有代价的》及《战场上的蒲公英》《中国骑兵》,均洛阳纸贵,一时令很多出版社为之眼热。我本是想请萨大约马甲一起吃饭相识,却被他拉了入席。聊起来与该社也有缘分,此前我曾在该社出版的《老照片》上发表过十多篇抗战收藏的文章,也算是老作者。

那天在方军兄的博客里看到马甲的照片,憨厚的笑容已令我颇受感染,见面才觉得此君原有弥勒之相,而两条浓眉则预示着福寿。马甲长我两岁,阅历却如同六旬老翁。1986年,此君自警官学校刑侦专业毕业,无意间介入对无数有历史问题的老人的档案处理,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沉浸在那些在特殊年月留下的奇异文本之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因而阅尽沧桑,终于早熟得难以理解。其父原为北京的老知识分子,因莫须有的历史问题被流放贵州,马甲在那里长大。而后来,其左邻右舍全是有着复杂历史背景的历史老人,马甲穿梭于这些老人家中,成为一个忠实的耳朵,听完了国民党“残渣余孽”的铁血沙场,又听共产党波诡云谲的地下斗争。而且,那些老人仿佛较量一般比着谁讲得故事更精彩!因为,儿女们都没兴趣听这些,这个憨厚的邻家少年,简直是送上门来的心理按摩师,马甲只需一副虔诚的表情,就会让这些历史老人讲得风起云涌。历史就是这样在选择自己的传承者,造就了一个故事大王。马甲回想起自己当年不得不焚毁的那些历史老人的档案资料时,至今仍遗憾不已。因为那些老人的历史终于“昭雪”有了结论,所以那些被逼迫着剖心沥胆、挖掘灵魂的交代材料之类的档案需要销毁,而这是年轻警察马甲的工作。不可能复印或私藏,只能记在心里。在很多个黄昏,据马甲说,当他从那些发黄的卷宗中抬起头来时,常常泪流满面。命运阴差阳错地安排一个青年警察,成了一个无可替代的历史讲述者。现在,他遗憾自己能写出来的,只是当年所接触过的极少一部分。

难怪萨大对马甲推重有加!萨大与马甲,早在博客上即英雄相惜。说起来,我还因此间接受益。马甲写到松山战役后期参战的大学生蔡智诚的故事时,曾点题请萨大从日方史料中查询当时日军的战斗记述。结果,这个美妙的点题与考证,让我在松山战役后期战事中,有了最生动、详实的一个亲历者纪录。而蔡智诚,在去世前一直是住在马甲楼下的邻居!马甲长我两岁,我又长萨大两岁,我们的年龄呈等差数列,而位于底座的萨大才是70后,这么年轻就开始讲古,开始追忆似水流年,呵呵,这是谁的造化?

一直以为萨大不善酒,会矜持地控制,今天颠覆了这个印象。山东响马的酒席,本来就是令人生畏的。他们的规矩,我在齐鲁军营多有领教,居首席的主陪带三杯,对面的副陪带三杯,而后三陪四陪……酒是高脚杯,社长提议分三口喝干,但众人按照所掌握的三分之一喝毕搁杯时,却见萨大一口就干了个底朝天!山东豪杰被将军了,于是,后面的局势已无法控制,每举杯皆为高脚杯灌喉,一时间群情汹汹、豪气干云。

下午基本上是踩着云的,打了不少电话,到写博的此刻仍不知说过些什么。眯了一觉摸起手机,给萨大发了一条短信,云:你的,大大的历害!我想让其知道,他的作风俨然冀中八路的干活,虽然已在皇军那边卧底十年。鬼子喝那种水不啦叽的清酒,酒不醉人人自醉,三杯下肚即浑唱乱语。萨大在那边,一定没少扬我国威吧?

马甲更是没什么反应,豪气依旧,笑如弥勒。

顺便说一句,吃的是亚运村那边的“鸭王”,味美超过“全聚德”。这个得听萨大介绍。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