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1944:松山战役笔记》出版纪事6  

2009-06-10 22:50:38|  分类: 著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书稿电子版已发叶彤,且已进入排第一校校样环节后,我仍然给他添了几道麻烦。因为,新近又发现了新资料,有些内容需要补充进书稿之中。

本来,这些补充修订可以等再版的机会实施,但我感到能在第一版解决就不要再拖。尤其是,这几个资料有的涉及人物真实身份,有的是对统计数字勘误,有的则是新发现的老兵事迹。尤其是后者,让我更加难以割舍——本来历史资料中,就很难见到一位有名有姓的官兵的事迹;既然发现了,我就有责任将他们的名字白纸黑字地记录下来,也许他们的后人可以看到。

我最不愿看到这样的表述:“有一位战士如何如何……”他有名字,就应该写出来。

在去年抗震救灾中,为了营救成都军区陆航团邱光华驾驶的失事米-171直升机,搜救部队的一位士兵在爬山时被毒蛇咬伤,因一时无法获得救治,这个士兵用匕首割断了自己被咬伤的手指。这是个令人震惊的新闻,但解放军报的报道,居然就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以至于到现在我仍然只能称他为“一位战士”。还有,那位呐喊出“让我再救一个!”的士兵,也只是“一位战士”。以至于后来总参谋长的总结文章中,也只好称“一位战士”。我忽然想起了《拯救大兵瑞恩》,我为那个知道一家兄弟四个已战死三个,而派出小分队寻找最小的瑞恩,并送回其母亲身边的美军参联会主席致以军人的敬礼,我很遗憾我们的总参谋长没有请人稍作打听而在文章中记下这个士兵的名字。

最早报道他们事迹的同行们,我想问问你们:打听到“这位士兵”的名字就那么难吗?你们在新闻教科书上所学的“5个W”,第一个是什么?这不仅是新闻业务方面的错漏,而是,你们心里根本就没有“人”的位置,文章中的那些事情,都不过是你们的工具。

正在发生的事情,转眼就成了历史。我不希望我的书中有“一位士兵”这种表述。

我发给叶彤的补充意见如下:

 

补充参考文献一种:

《伤痕的记忆——日军慰安妇滇西大揭秘》,蔡雯、李根志编著,云南出版集团公司晨光出版社,2005月8月出版。

之一

该书作者经过在滇西现地调查,确认“蔡兰惠”本名应为柴冷蕙,旧史料中记载的“蔡兰惠”或“蔡兰辉”,应是当年远征军在审讯当事人时因听错方言造成的笔误。另据已无法证实的当地老人传说,柴冷蕙其实是远征军预备第2师派遣日军内部卧底的情报员,通过田岛寿嗣套取日军情报,秘密送往远征军。这一点,在个别日本老兵口述中亦有印证,并指田岛寿嗣正是因此而被怀疑泄密,因无明确证据,日军仅将二人隔离,将田岛寿嗣调离腾冲。远征军攻克腾冲后,柴冷蕙与其他被俘的18名日军慰安妇一道被押往保山,其上司将其许配给了一位许姓上尉连长。该连长所部在抗战胜利后被调至新疆,后来在新疆起义参加解放军当了团长,柴冷蕙和他生了两个女儿。其中一位女婿曾受柴冷蕙之托,于1999年至腾冲找到其遗腹子彭文广,并留下联系方式。该书作者根据此线索与柴冷蕙女婿取得联系,2003年4月欲赴疆采访,但被告知柴冷蕙于近日去世。但两年后,柴冷蕙的女儿发电子邮件告诉该书作者,其母是2005年7月21日才去世的,当初的死讯是有意误传,真正的原因是老人怕揭开伤疤而难以面对现实。(以上内容在该书第106至110页)

拜托叶老师根据以上内容,对第6章首次提到“蔡兰惠”、“田岛寿嗣”处在正文或者注释中,作详略适当的修订补充。我意因此事发生在腾冲方向,与松山、龙陵方向关联性不强,属于带出来的有点意思的闲笔,可以略一点。

之二

在该书插图中,有一份日本方面绘制的日军滇西遗骨分布图,应是我在序章中提到的甲骨秀太郎给陈晓耘看过的那份图。序章正文部分引用《春城晚报》的报道表述为:

“据甲骨秀太郎提供给陈晓耘的日军遗骨分布图,日军遗骨分布如下:拉孟阵地1250人,红木树附近100人,龙陵周边2937人,腾越城及周边1800人,瓦甸及大塘子附近200人,桥头街及冷水沟附近100人,芒市及上街附近878人,遮放及滇缅国境附近400人,保山附近约200人,合计7865人。”

经与该图对比,发现个别数字《春城晚报》报道有误,因此请补充修订表述如下:

“据甲骨秀太郎提供给陈晓耘的日军遗骨分布图,日军遗骨分布如下:拉孟阵地1250人,红木树附近100人,龙陵周边2937人,腾越城及周边1800人,瓦甸及大塘子附近200人,桥头街及冷水沟附近100人,芒市及上街附近878人,遮放及滇缅国境附近400人,平戛附近约200人。此外,保山附近200人,应是1942年5月至1944年远征军反攻前渡过怒江窜扰,被远征军击毙的小股日军;腾冲北部古永乡200人,应是日军扫荡腾北时被歼灭人数。以上合计为8265人。”

在该段后的注释①中,删除末句“保山附近的200人,应是1942年5月至1944年远征军反攻前渡过怒江窜扰,被远征军击毙的小股日军。”改作“及《伤痕的记忆——日军慰安妇滇西大揭秘》,蔡雯、李根志编著,云南出版集团公司晨光出版社2005月8月第一版,第69页。

之三

该书原文引用一份日文资料,指第56师团是昭和15年7月10日依据“军令陆乙第22号”编成。我在第1章中提到第56师团是依据“军令陆甲第85号”编成,是引用驻日学者朱弘博客中的资料。现无法找到第一手资料确认哪个是准确的,请叶老师帮忙在此处加个注释,内容为:

“一说为军令陆乙第22号。见《伤痕的记忆——日军慰安妇滇西大揭秘》,蔡雯、李根志编著,云南出版集团公司晨光出版社2005月8月第一版,第18页。”

之四

在第3章“一战松山”附文“龙陵危机:松山侧背的惊险一幕(之二)”中:“在这次战斗中,第87师经受了严重考验。据日本公刊战史,当时第113联队长松井秀治突然感到面对的远征军变了样,“第87师抵抗尤为顽强,其逆袭极其执拗”。6月16日的败退是由第87师而起的,此后师长张绍勋一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知耻而后勇,第87师此刻焕发士气顽强奋战,确有挽回部队声誉的因素。”

请补充:“据远征军第71军直属山炮营第二连上士通信员王树勋回忆:当时,第259团第一营据守回头坡,与日军屡次白刃肉搏,拼死不退。该营营长陈秉利、副营长秦良走出指挥所观察敌情,不料被隐蔽在暗堡里负伤的日军开枪射击,两位营长应声倒地,为国捐躯。

“全营兄弟悲愤至极,跳出掩体要与日军死拼,团长(聂率淮)下令阻止,一面指派重机枪连连长李忠国为该营营长指挥战斗,一面下令团直属便衣队拼命抢回二位营长尸体。便衣队在两个机枪连的掩护下,全体队员与敌人血战了四个多钟头,始将二位营长的尸体抢回团部,大家将二位营长全身的血渍洗去,换上一套新的校官军装,装进从附近找来的几块木板做成的棺材里,掩埋在团后面的山上。聂团长含着泪分别在两块木板上写上两位营长的籍贯、年龄、军衔,以便胜利后再作抚恤处理。”

同时加注释:

王树勋:《滇西抗战龙陵战役亲历记》,据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mil/special/zhongguoyuanzhengjun/pic/200903/0306_5809_1048605_1.shtml

叶彤说:好,你认为应该补充就补充。出了校样也可以增补进去。

可是,合同中是如何规定的?

第十二条:上述作品的校样由乙方审校。甲方不能要求在校样上作大改动。如甲方坚持要求改动,由此造成压版、改版等经济损失,及延误上述作品的出版,由甲方负责。

这就是三联编辑的做事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