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受访《江南晚报》:执笔著书问松山,谁的英雄谁的团?  

2009-06-21 17:35:44|  分类: 受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链接:

http://www.wxrb.com/szb/jnwb/html/2009-06/21/content_378965.htm

 

 

执笔著书问松山,谁的英雄谁的团?

——访中日松山战役“微观战史”研究者余戈

2009-06-21 10:01:23   来源:江南晚报

受访《江南晚报》:执笔著书问松山,谁的英雄谁的团? - 余戈 - 余戈铁马

  在云南龙陵,余戈与103岁的远征军第11集团军医院少校军医付心德老人合影

 

  一部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让很多都市生活圈子里转悠着的人在收看的同时,对云南松山这么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中日军队血战有了点纯概念性的印象。而最近一部新书《1944:松山战役笔记》将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它是国内第一本从微观角度多方位叙述这段战史的纪实专著。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这部新书的作者余戈,他从一个军品收藏迷到最终成为严肃的著史者,用自己的写作和感悟佐证:中国军事研究的一个新门类——“微观战史”研究,将显现它具有普众意义的魅力。

 

  专访余戈:“微观战史”与“学术发烧”时代对接

 

  记者:如何通俗易懂地概括“微观战史”?如果拿松山战役为例,您的这本书解决了哪些有疑问或者容易被忽视的微观战史问题?

  余戈: 所谓的“微观战史”,就是能对一场战争从微观层面进行描述的文本。这里的“微观”,从规模而言是指视线聚焦于战役、战斗;从过程而言要叙述战法演进和战术、技术运用;从对象而言要描述到营连一级的行动。它的史料依据,是最小作战单元的官方战斗详报、阵中日志,官兵战记和口述史。通过这一文本,不仅要让读者了解战争过程,还要明白军事技术、军事文化,以及战争环境下官兵的生存状态(也称战场“亚文化”)。为了写出微观战史文本,必须运用作战双方的史料进行比对,做到知己知彼,修正各自记录中的错谬,在印证基础上趋近于“信史”标准。

  关于松山战役,目前国内没有研究专著。流传的基础文本是邓贤《大国之魂》中的一章,方知今《中国远征军》中的一章,均万余字的篇幅,且有相当多的重叠。其他报刊文章,均脱胎于此。而日本方面关于其“拉孟守备队”的松山“玉碎”战斗,出版的各种单行本不下十种,由此可见差距。造成这一差距的原因,主要是国内史料保存不善,没有形成微观描述战争的传统。微观战史文本的缺乏,不但让我们难以详尽掌握那场有特殊价值的战役的详情,也使得文学、影视创作缺乏“母本”而草率演义,造成了人们对历史认知不足、甚至混乱的状况。因此,可以用“问松山”准确地概括我面对松山战役这一题材的心态;而我写此书,也正是要告诉读者打松山的到底是“谁的英雄谁的团”。

  记者:据您了解,目前中国军事史研究中,还存在着哪些历史阶段的微观战史研究不足或空白?作为当代军事历史研究一个必须重视和有价值的方向,其研究的现实意义有哪些?

  余戈:目前,国内微观战史研究基本上属空白,只是在台儿庄战役、孟良崮战役、上甘岭战役等一些特别著名的战役中,有个别严肃的战史文本。造成这一现状的客观原因,主要是军事档案不完备,也没有向社会开放。历史学界对战争研究偏于宏观视角,不认为将战役、战斗描述到微观层次有什么学术价值。微观战史研究需要相当的军事学知识背景,而传统历史学者极少有此准备者。军方学者的研究,不但囿于“门户”,而且偏重于对战役、战术经验的总结,过于强调战史研究的应用性层面,而极少有整体描述战史的文本。

  至于微观战史研究的现实意义,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认识:一是可以为宏观军事研究提供精密的基础性“ 构件”;二是促进历史研究的大众化和普及性;三是为文学和影视艺术创作提供更可靠的“母体”文本。总而言之,微观战史研究可以改变国人重“定性”而轻“定量”、重“归纳”而轻“解析”的文化思维模式,摆脱“胜者王侯败者寇”的历史实用主义观念,从“演义”回到“求真”,从“借题发挥”回到“就事论事”。

  记者:关于微观战史研究,您从一个军品收藏迷到严肃的著史者,在思想感悟上最愿意与读者分享的是什么?或者说,作为一个微观战史研究者,您所理解它存在的社会价值是什么?

 

  余戈:通过微观研究松山战史,我想和读者分享的感悟是:

 

  首先,感性是可靠而有力的。我是从收藏军品入手,逐渐进入战史研究的,走的是从“藏品”到“藏识”、再扩大到整个战史的路子。收藏军品(包括原始史料),会让人对历史产生一种“质感”的需求,因为它可以让你亲手把玩、直接触摸,从而唤起进入历史情境的冲动。

  其次,“发烧友”是不怕麻烦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发烧友”最讲认真。现在资讯很发达,对一个真正的“发烧友”,没有越不过的学术门槛。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一个“学术发烧”时代。“学术发烧”的社会价值是什么?就是以后不会再有一本教科书、一两个所谓“权威”就可以垄断我们对历史和现实的认知了,话语权已经掌握在大众手中。比如,“周老虎”事件,就是网友们通过各种专业技术手段令其显出原形的;杭州的“70码”猫腻,也是网友令其还原为“欺世马” 的。巨大而深刻的社会进步,正孕育其中。

 

  余戈其人:迈出“战争考古”脚步的军人

 

  余戈是名军人,解放军出版社《军营文化天地》杂志的副主编,本职工作当然是采编军营文化新闻。在记者的理解中,各类军品正是集萃军营文化的物质载体,所以他喜爱军品收藏并不奇怪,但能由此生出写一本战史专著的勇气和毅力,实在不简单。用他的话说,这是缘于“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的人生价值观始终存在,即使是下笔写东西也应该是个“军事作品”而非文艺作品。

  2000年,余戈因采访了樊建川、沈克尼、方军等几位收藏、研究抗战历史的名人,也加入了抗战史收藏、研究的业余队伍。从“藏品”进而追求“藏识”,他又在外出采访时顺路踏访了不少著名抗战遗址遗存。2004年,当他来到云南松山时,突然产生了为松山写一本书的冲动。此后,他花费四年时间实地考察、走访战争亲历者,查阅大量史料,通过友人帮助翻译了来自日本、美国方面的官私战史和“战记 ”,最终杀青的书稿35万字,却作了近900条注释,被著有《超限战》的乔良将军称之为“战争考古”。

  今天, 发生在65年前的松山战役究竟还会有多少人关注?余戈认为,两部取材于滇西抗战历史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滇西1944》热播,首先说明大众对这段相对陌生的历史充满好奇。再者,国内的军事类作品读者,最欠缺的读本就是“微观战史”研究专著,那些浅表层次的军事文摘和图录,甚至还不如他们收集的资料齐整。网络论坛上军事 “发烧友”们的很多研究,都突破了国人“偏重定性概括、忽视定量分析”的思维模式。

  从更高的角度看,军事史、战争史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重要的文化遗产。微观战史的研究有助于后来人珍惜历史资源,从中见微知著,汲取更丰富的精神营养。所以,其他史书习惯上仅用“一名士兵”来指代者,余戈都尽量找到他的部队番号和真实姓名,这份认真让《1944:松山战役笔记》足够厚重。(沛 青)

   
【编辑:小朱】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