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有诗为证  

2009-08-07 21:41:47|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兄弟凯子最近在小说中撒娇地写道,那个叫弗雷德姆的兔子说:我以后再也不会说李白说什么之类的话了,因为他每次都只会说七个字的那些话。那个常常耽于诗意的兔子,似乎有所觉悟。但实际上,longlongago以来人们还是更容易沉醉于那些长短整齐朗朗上口的句子。古代章回小说结尾处,如果不把刚刚白话过的那些事儿用“这正是”概括一下,可信度似乎大大减低。我和凯子都干过多年的机关材料干部——他现在仍在干,“整”那些材料的时候,要是不能把那些所谓经验做法概括为一种叫做四六句的伪诗,也是很难让人信服的。

以我儿时的生活经验——那时我被从军的父母寄养在农村老家,我们村子里的孩子骂仗,如果不能骂出铿锵悦耳的诗句,不但不足以对对方构成杀伤效果,自己还常常会累得喘不过气来——我老家乃秦国,方言多去声,常常需要竭尽全力地说出,我们连说话都像是治于人的劳力者。比如,割草的孩子看见放羊的孩子,就可以站在高坡上吟诵:“放羊娃,带刀子,割羊蛋,捏包子!”后来在课本里学到诗经,发现里面有很多前言不搭后语被谓之“比兴式”的诗句,在我老家的陕北民歌中也多见,但我们那时的骂法是这样的:“智取威虎山,你妈没裤穿!农业学大寨,你妈没裤带!”句中,不但尾句都用恶狠狠的第四声,且“山”读San,“没”读Mo,“裤”读Fu。我以人格担保这是孩子们的信口创作,尽管后来一琢磨才发现仅以音律原因被信手拈来的前一句,在这里已被置于批判意味。怪不得古代那些想变天起事的人,都要先搞一个隐晦的童谣造舆论。那时村里穷得至今已难以置信,但孩子们如何能想到其根源与前者有关呢,相反,夜里生产队演秦腔版样板戏时还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

有诗为证 - 余戈 - 余戈铁马

我本来没打算把诗这个事说这么多,我更想说的是证。我的朋友凯子的苦恼是,写材料已经写掉了头上一多半头发,步入大龄高级阶段,但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一起去领结婚证;当然没有房产证也是原因之一。我另一个朋友雷子的苦恼是,作为资浅北漂不知道哪年能混到一张北京居民身份证,而他给北京又增添了三个黑户:没工作的妻子、新生的儿子以及从老家来照看孩子的老母。虽然一想到他一个退伍兵每天奔波几十里地,居然能让全家老小在北京生活,就感到一种人间的温暖。我也有一些烦恼,最近我评高级职称的事受挫,结果不公平到单位领导见都不敢见我,通过他人转述给我的失败教训是:“可是你从来也不找找人啊。”他们把这事推到群众投票了,但这票是不会给谁看的。我倒不会为这个太怎么样,我的苦恼是,为了办好杂志十多年没休过假,现在竟然连驾驶证都没挤出时间去学一下。

把这些一地鸡毛和前面的事情拉在一起,我们只能宽慰自己:嗯,我们有诗为证。你别说,那天在我们单位门口的羊肉面馆子里真看到刘震云了,赶紧让我们一个美女同事去预约做访问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