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让迷失的烈士英魂回归故乡  

2006-10-25 15:42:28|  分类: 他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新中国成立前的战争失踪人员一直缺乏准确的统计数字。更让人痛心的是,在全国各地的烈士陵园中,很多墓碑上有名有姓的烈士,至今他们的亲属仍不知其下落!

自10年前在收藏市场上买下4本“阵亡烈士登记册”和84份“太原战役烈士阵亡通知书”后,转业老兵、山西太原市检察院退休干部王艾甫老人,就开始依据这些不完整的登记资料艰难地为烈士寻找亲人。直到去年,在媒体的帮助下,已有40多位烈士找到故乡,且在国内很多省份掀起为烈士寻亲的情感热潮。了解此事后,带着军人强烈的情感共鸣和心灵震撼,记者匆匆赶到了太原。

2006年6月29日一大早,在太原市文庙收藏品市场一间典型晋式风格的老房子里,68岁的王艾甫老先生摩挲着手中珍贵的烈士资料,激动地向记者讲述起那些不为人知、感人至深的为烈士寻亲往事。

军人在战场上的牺牲,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有幸活下来的人必须尽量地为他们做些事,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王艾甫,1938年出生在山西左权县。左权县是抗日名将、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的牺牲地。抗战时期,左权县为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当时一个人口仅7万人的贫困县城,供养着八路军150个党政机关和几十万部队,是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革命老区。在父母双亲支持下,自1946年起,王艾甫五个兄弟陆续参军,其中长兄在淮海战役中丢掉了一条腿。排行老四的王艾甫,1958年放弃了太原市铁路局火车司炉工的工作,入伍走进北空高炮部队探照灯三团。

上世纪60年代,王艾甫随部队参加了援越抗美战争。在那段惊心动魄的日子里,许多战友牺牲在了异国,这让从小在抗日根据地长大的王艾甫真切地感受到了战争的血腥。战友、山西老乡张光远的牺牲,更是让王艾甫刻骨铭心。

那是刚进入越南不久,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因汽车刹车失灵,张光远情急之下抱着三角木从飞驰的车上跳下企图阻车,不幸头部触地身亡。事后,被追认为二等功臣并评为烈士。让王艾甫震惊的是,安葬烈士遗体那天,司务长抱着两条“大前门”香烟在张光远的坟前号啕大哭:“我对不起你啊,生前我连包烟都舍不得赊给你,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啊……”原来,张光远特爱抽烟,每月几元的津贴费很快就花光了。部队入越后,犯了烟瘾的张光远央求司务长赊账买包烟,被平日做事刻板的司务长拒绝了。

这是一个生者对死者的忏悔吗?王艾甫被深深地感动了。这件事让王艾甫意识到:军人在战场上的牺牲,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有幸活下来的人必须尽量地为他们做些事,不要留下什么遗憾。所以,当王艾甫1981年从部队转业回到太原后不久,就来到烈士原籍山西祁县,想通过民政部门找到张光远的家人表达自己的心意。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当地民政部门,竟然找不到烈士张光远的任何登记资料!那么,张光远牺牲的消息他的家人知道了吗?他的亲人知道他是在异国战场上牺牲的二等功臣吗?轰轰烈烈而死的英雄,为什么在家乡连个起码的名分都没有?这件事对王艾甫触动很大。他想,他应该做一些事情,来告慰那些为幸福和平生活奉献出生命的战友和先烈。

此后的二十多年里,王艾甫以常人难以理解的执著,开始收藏他认为有价值的战争实物和文献。从收藏全国的革命历史纪念馆、纪念碑和烈士陵园图片资料开始,到后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书籍、簿册、报刊、传单、旧军装、地雷壳,甚至当年八路军驻地老百姓家中的门板都成了王艾甫的藏品。

57年了,那些烈士家属经历了怎样的期盼与痛苦啊!联想到自己当年寻找战友亲人未果的经历,王艾甫萌发了要为84个烈士“寻亲”的想法

1996年的一个星期天,王艾甫像往常一样徜徉在太原市南宫收藏市场。忽然,一个旧货摊贩面前的一堆旧书引起了王艾甫的注意。他蹲下身一翻,竟发现4本发黄的簿册,封面写着“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字样,另外还有一些散页,仔细一看,竟是一沓“太原战役阵亡将士通知书”!凭着多年搞收藏的经验,王艾甫意识到这些资料可能是当年遗留下来的。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着这些记载着烈士英名的资料被装在蛇皮口袋里整天流转在旧货市场,王艾甫的心被刺痛了,当即花高价买了下来。

当天,王艾甫就开始翻阅和研究这些资料。在4本《阵亡将士登记册》里,记载了太原战役中866名阵亡将士的基本情况;而没发出去的84份“阵亡将士通知书”,记载的则是84位阵亡将士的姓名、年龄、籍贯、部队番号等信息。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年龄在20岁上下,有的烈士资料上还附有“作战勇敢”等评语。烈士原籍主要分布在湖北、湖南、山西、河北等省,最远一人的籍贯竟是现在的香港,其中有29人籍贯不详。王艾甫拜访了山西省军区党史办和亲历太原战役的老同志,经鉴定,这些资料为太原战役中68军、66军和7军等部队留下的内部文件。他为此深感震惊,它们怎么会流失在民间?那些烈士阵亡通知书当年为何没有发出去?作为一名老兵的王艾甫陷入了情感焦虑。

为了更多地了解那段历史,了解那些曾奋战、牺牲在解放太原战场上的年轻生命,王艾甫翻开解放太原战役的史册,了解到:自1948年7月起,由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副司令员周士第、副政治委员罗瑞卿、参谋长陈漫远、政治部主任胡耀邦等组成的太原前线作战前委,先后指挥我军18、19、20兵团及晋中部队、一野7军、四野炮1师等部队,共25万人,经过长达9个月的激烈战斗,终于在1949年4月24日,以伤亡45000人的巨大代价结束了阎锡山对山西长达38年的统治。曾任18兵团61军某师侦察科长、参加过解放太原战役的86岁的离休老干部王立岗老人,向王艾甫回忆起57年前的那场战役时记忆犹新,激动不已。老人说,太原战役是解放战争中最艰苦、最惨烈的城市攻坚战,当时部队伤亡太大了,仅当时自己所在的61军就牺牲了几千人。战时,由部队组织部门负责登记烈士资料。老人分析,由于牺牲烈士的原籍大多没有解放,可能导致阵亡通知书没有及时发出;或因保管文件的同志负伤、牺牲等原因,造成了这些文件流失。

王艾甫马上意识到,自己手中的这84张“阵亡将士通知书”上的84个烈士牺牲的消息,可能至今还没有通知到其亲人。57年了,那些烈士家属经历了怎样的期盼与痛苦啊!联想到自己当年寻找战友亲人未果的经历,王艾甫萌发了要为84个烈士“寻亲”的想法。

随后的日子里,王艾甫不停地按照阵亡通知书上的烈士原籍地址,给各地的民政部门写信。然而由于年代久远,地名和行政区划变更,寄出去的信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但王艾甫仍未放弃,他一边继续给偏远、地址变化小的地方写信,打电话与当地民政部门联系;一边用收藏者特有的方式寻找为烈士寻亲的线索,自费到山西各地办展览,将阵亡资料贴在展板上,希望能引起人们的关注。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05年5月。当时王艾甫利用自己的收藏品,办了一个抗日战争及解放太原的图片展。一位来自武汉的记者汤华明,在山西进行有关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特别报道,慕名来到了王艾甫的住所。就在汤记者完成了抗战题材的采访准备告辞时,王艾甫将84份没有发出去的“阵亡将士通知书”递到记者手中。

汤记者一看非常吃惊,马上认真地把其中11个湖北籍烈士的阵亡通知书抄了下来。也是军人出身的汤记者怀着对烈士的敬意,当即与王艾甫商定“兵分两路”:自己回湖北发消息寻找烈士亲属;王艾甫则在太原附近的几个烈士陵园里寻找烈士墓地。两个月后,王艾甫在太原市牛驼寨烈士陵园发现了湖北籍烈士载虎(197师589团9连战士)的墓地,登时激动得泪流满面,立即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汤记者。

王艾甫将精心准备的资料递交到烈士的堂弟郝章群手中,激动地说:“郝载虎烈士为了我们太原的解放,已有56年没有回家了,今天我们送他回家来了……”

汤记者在武汉媒体发布了为烈士寻亲的消息后,根据阵亡通知书记载载虎的家乡为“湖北省云县双郝村”,经过多方查询,确认载虎原名郝载虎,就是如今湖北省云梦县三和乡双郝村郝章群的堂哥。据郝章群老人说,载虎大哥是伯父的儿子,自幼父母双亡,从小就生活在他们家,当年是被国民党军抓壮丁走的,几十年不见音信。父亲临终前一再嘱咐自己,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载虎大哥的下落。

双方“对上号”后,王艾甫激动得整晚睡不着,他为之牵挂努力了十年的为烈士寻亲事,终于有了眉目。按捺不住兴奋的王艾甫决定立刻前往湖北云梦县,亲手将郝载虎烈士的阵亡通知书送到他的亲属手中。

2005年10月下旬,王艾甫自筹经费,与弟弟王致甫等人踏上了赴湖北的“寻亲”旅程,一些关注此事的山西当地媒体记者也跟随采访。寻亲壮举感天动地,一行人刚到武汉,天空便下起了雨,老天仿佛是在为郝载虎烈士终于回家而落泪!考虑到云梦县离武汉较远,当晚王艾甫一行决定在武汉暂住一夜,当地的一家军队招待所知情后为他们减免了住宿费用。当晚,王艾甫等三人去买第二天上路的食品而迷路,问路时,一位得知他们此行原委的武汉老太太激动地说:“我是南下干部,你们的事我在《武汉晚报》上看到过,我很感动……”冒着雨,老太太一直将他们送回住处,热情邀请王艾甫他们有空一定要来她家做客。第二天由于人多车少,王艾甫他们租了一辆出租车,当出租车司机了解情况后,主动减免了三人的车费,只收取了油费和过路费。刚刚踏上寻亲之旅的王艾甫一行,除了激动,更多的就是被英雄故里这样的乡亲感动着。

王艾甫一行还没进村,双郝村村民早早会聚到村口,鸣放十万响鞭炮,用村里最为隆重的方式迎接着他们的载虎大叔和尊贵的山西客人。路边烟雾未散,巷内早已人声沸腾,四面八方拥来的乡亲们簇拥着王艾甫他们。王艾甫将精心准备的资料递交到烈士的堂弟郝章群手中,激动地说:“郝载虎烈士为了我们太原的解放,已有56年没有回家了,今天我们送他回家来了……”至此,郝章群老人终于知道当年被国民党抓走的堂兄的下落,终于知道载虎哥后来参加了解放军,是共产党员、革命烈士,几十年生活在政治阴影下的心理负荷终于卸下,一股荣誉感油然而生,老人激动得老泪纵横。

双郝村村长兴奋地对全村的乡亲说:载虎大叔终于回家了。以前我们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原来我们村里也是有英雄的!并表示,要在村里盖个房子供奉载虎大叔的英灵,用他的英雄事迹来教育孩子不要忘记历史和先烈,以后村里的孩子们再也不用到别处去祭扫英烈了。看着这一切,王艾甫一行心灵备受感动和鼓舞。

返回武汉当晚,华中科技大学校办的一位同志看到新闻后找到王艾甫,盛情邀请他为大学生作了一次报告。一石激起千层浪,特殊的寻亲故事感人肺腑,随后湖北大地到处活跃着由华中科大的172名学生组成的为烈士寻亲队伍。不久,烈士李光耀的侄女李敏英找到了;烈士郭耀山的侄子郭天植、郭天雄找到了……一些大学生寻亲归来时,还写下了这样一些体会:“多为社会做贡献,就算像烈士们一样年纪轻轻就走了,若干年后人们还是会记得。”“同学们都认真寻访,有些事情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这真是一项特殊的社会实践。”

王艾甫感慨,最初为烈士寻亲时想得简单,就是想让家属知道烈士的下落。当时感觉找到家属很难,现在才发现找到了更难!

王艾甫满怀感激地告诉记者,还是新闻媒体的力量大,要是没有目光敏锐、有责任感的记者们帮助,为烈士寻亲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老人说,你们是第一家登门采访的部队媒体,作为老兵我把你们当作自己的“娘家”人,希望部队有关部门和首长能关注此事。在向记者讲述喜讯的同时,王艾甫也讲起了让自己无奈的一些事情。

最初,太原市《三晋都市报》确定《84份解放太原阵亡将士通知书找主人》系列追踪报道后,山西报业集团随即向全国发起了媒体联动报道活动。不久,华中科技大学学生为烈士寻找亲属的消息,引起了教育部重视。同时,被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报道,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讲述》、《新闻社区》等栏目相继为此事做了专题报道……自2006年2月以来,社会反响强烈。一时间,河北、湖南、湖北、四川、贵州等地的媒体、寻亲人员纷纷向太原奔来。

在王艾甫一行踏上湖北寻亲之旅前,曾向本地民政部门汇报,民政部门负责人表示,事情我们支持,具体事你们去办,我们把关。随着权威媒体的关注,当地民政部门一度重视,主动为前来寻亲的队伍提供帮助。然而,当三个省份的烈士亲人来到太原后,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栏目组建议在当地搞个大型的祭奠活动时,计划却卡壳了。身为太原市民和寻亲活动发起者的王艾甫脸上火辣辣的。

烈士亲人来寻亲,最大的愿望是亲临墓地祭奠一番,告慰烈士英灵,了却几十年的思念、牵挂之情。当湖南籍烈士张勋利(68军203师609团战士)的弟弟张勋伦带着儿子和女婿来到太原后,王艾甫只能以个人身份热情接待他们。上世纪50年代末,太原市附近几处烈士陵园陆续建成后,曾有过一次大规模迁墓,张勋利烈士的墓地如今在哪里谁也不知道。王艾甫带着烈士亲属来到牛驼寨烈士陵园,想查阅陵园的烈士登记册时,有关部门却借口“保密”不予提供。几经周折,才从一个熟人那里得到帮助,拿到了这份记载着陵园内三千多名烈士资料的登记册。那天,王艾甫等四人经仔细排查,最终发现了湖南嘉禾籍烈士张勋利的名字。就在亲属的身份得到确认后,也只能是由烈士家属自己去找墓地。

王艾甫带着烈士亲属又来到牛驼寨烈士陵园,在三千多个墓碑间逐一查找。几个小时后,终于在墓区的一角发现了烈士的墓碑。张勋伦老人当即在墓前长跪不起,用家乡方言喃喃说道:“二哥,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扫墓归来,烈士亲人一行在买了当晚返回湖南的车票后,来到了王艾甫的住处。张勋伦掏出一沓百元现金执意要留给王艾甫,王艾甫坚决推辞。张勋伦老人激动地说:“我二哥是1946年春天被国民党军五花大绑捆走的,当时结婚才几个月……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知道他死在什么地方,是怎么死的。是你圆了我们张家的梦啊!”说罢老人一下子跪在了王艾甫面前。

每每回想这一幕,王艾甫都感到特别难受。一个比自己年长的烈属给自己下跪,自己怎能承受得起啊,应该是我们太原人感谢烈士才是啊!

贵州当地媒体找到铜仁籍烈士龙华章(68军202师604团8连战士,苗族)的亲属后,龙华章的侄孙女和侄孙女婿赶到太原,想为龙华章申请一张烈士证。原本是顺理成章的事,却遇到了难题。在王艾甫和龙华章的亲属多次到两地的民政部门交涉未果后,不仅龙华章的家属伤心,王艾甫也感到身心疲惫。王艾甫说,有些人就是忍心让“烈士流血、烈属流泪”啊!他们说规定烈士的直系亲属才予接待,时隔近六十年,这些年轻时就阵亡的烈士,几个还有直系亲属呢!为此,王艾甫不知道为多少经济困难的寻亲烈属垫付了食宿费和车票。王艾甫感慨,最初为烈士寻亲时想得简单,就是想让家属知道烈士的下落。当时感觉找到家属很难,现在才发现找到了更难!

抱怨归抱怨,王艾甫一直坚定地说,我相信党和政府的政策。当他为此查阅了国家民政部政策法规汇编,了解到这些事情在《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民发[1980]63号)等文件中都有明文规定,这些规定让人心暖,也是让他坚定地做这件事的政策依据。他说,刚上任的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就很重视这个事情,当华中科技大学组织为烈士寻亲的学生来太原后,曾亲自组织过体面的祭奠活动并讲过非常到位的话。但我一个老百姓,无法向他反映所遇到的具体困难。

北京的朱敏女士为了母亲的心愿寻找外公,经中央电视台记者帮助,与王艾甫取得了联系。王艾甫在《阵亡将士登记册》866位烈士名单中找到了朱敏的外公孙耀(198师592团4连战士)的资料,此前他一直以为只在未发出的84份阵亡通知书中才存在亲属不知情的问题,这才意识到当年发出阵亡通知的也有因未收到而造成“失踪”的情况。更为难得的是,朱敏说母亲孙秀芬手中一直珍藏着外公当年的入伍通知书!得知这一线索,了解到家境贫寒重病缠身的七十多岁的老人,执意要亲自来到太原将父亲的入伍通知书送到他手中时,王艾甫主动赶赴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察右中旗。看到王艾甫时,孙秀芬老人扑簌扑簌地流泪,长达四十分钟后才向王艾甫讲起那段埋藏在心里几十年的往事。老人说,当年父亲一走就再也没有与家人联系过,几十年来,只在1949年1月家里收到了华野三兵团政治部寄来的入伍通知书。起初曾享受军属待遇,土改中因人员“查无下落”被取消了,“文革”中全家被打成了“内人党”。全村人开始议论,父亲是在外地当了大官,娶了小老婆不要他们了……多年以来,悲愤莫名的孙秀芬就想验证一下,父亲到底是不是人们说的“陈世美”,曾带着干粮多次外出寻找,但最终都是被当成盲流遣送回家了。

当从孙秀芬手中接过包了一层又一层的孙耀烈士的入伍通知书后,王艾甫返回太原。此时寻亲活动已引起关注,所以当王艾甫将这一情况向当地民政部门汇报时,民政部门的人当即表示愿与他一同前往内蒙古,并邀请了几家媒体记者同行。然而这回内蒙古当地的民政部门却不予配合,办理烈士证的事还是个未知数。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朱敏给王艾甫打电话来说,母亲已住进了县医院,医生说老太太的日子不多了。

其实所有的烈士亲属,都没有经济上的要求。按照民政部有关文件规定,只有烈士直系亲属才享受优抚待遇,而几乎所有的烈士都已经没有直系亲属。即便身为烈士孙耀直系亲属的女儿,唯一的心愿只是在此生看到能够证明父亲清白的一纸烈士证。王艾甫说,最近我准备再去一次内蒙古,尽管很难解决问题,至少能给老太太最后一点安慰吧!

采访中,不时有寻亲的电话打进来,王艾甫忙得满头大汗。自国内媒体联动报道以来,王艾甫每天都要接十几个联系寻亲的电话。记者不禁感叹,在中国的土地上到底有多少烈士牺牲,又有多少家庭还没有得知亲人阵亡的消息呢!面对这样的事情,人们应该怎样做和能做点什么?

“烈士们才是最伟大的,牺牲时那么年轻,只占据了不足一平方米面积的土地。而我呢,生活得很幸福充实,而且有家有业。”

一份份烈士阵亡通知书,在社会与媒体的努力下,成为一条条看不见却感受得到的桥梁,连接着大江南北,连接了历史与未来。一个个烈士魂归故里的消息,让王艾甫更加感到肩头的沉重责任。作为太原市收藏协会会长的他不仅自己付出了全部精力,还发动协会将为烈士寻亲活动当成了集体义务。

闻听军队记者来采访,特地从百里外赶来的忻州市国税稽查局干部郭茂根,向我们递上了刚为大伯郭培铸申请到的烈士证书,这是目前已找到的烈士亲属中唯一办到的烈士证书。

郭茂根说,自己从媒体上看到寻亲报道与王艾甫取得联系后,王老给予了自己热情的帮助。但84份未发出的阵亡通知书和阵亡登记册中866名烈士中都没有大伯的资料。后在王艾甫的帮助下,竟然从太原市牛驼寨烈士陵园那份烈士登记册中找到了大伯郭培铸的资料。王艾甫兄弟带着郭茂根先后查找了太原市附近的7个烈士陵园,终于在郑村烈士陵园中找到了伯父的墓碑。在王艾甫指点下,郭茂根又在原籍定襄县民政部门保存的烈士英名录中找到了伯父郭培铸的名字,并在其档案室里找到了大伯当年的阵亡通知书。令郭茂根不可思议的是,这份阵亡通知书竟因地址不详被退回,默默地在档案室躺了整整57年,而县城离他老家的村子仅有7公里!随后,郭茂根便奔波在了定襄和太原两地的民政部门,不停地开证明,并利用各种关系找人帮忙,终于在一个月前办下了伯父的烈士证明书。

郭茂根说,大伯当年被国民党军抓走后,家庭不久发生了惨变,先是奶奶承受不住生活重负上吊身亡,一年后瘫痪的爷爷病亡,而后是伯父的妻子改嫁,唯一的女儿送了人。郭茂根向记者设想,“假如当初能把伯父的阵亡通知书及时送到家里,让家里有个精神寄托,这一切也许不会发生。”

郭茂根现在知道了,大伯郭培铸原是19兵团63军188师562团2营6连(太原战役获“猛虎连”称号)的战士,于1949年4月24日解放太原当日牺牲,阵亡通知书上有“作战勇猛,乐于帮助群众”等评语。郭茂根说,自己寻亲以来,经历了寻找墓地、寻找部队、寻找历史,最终是在寻找一种精神。他现在的心愿是给伯父立一块碑,写上有关伯父的全部资料,特别注明:“你是我们家族的自豪和骄傲!”

说到此,王艾甫激动地接过话茬说,你的事是我们开展寻亲活动以来的最大安慰。

说起找到的一个个烈士的亲人,王艾甫笑得很灿烂,记者能够感受他笑容背后的那份饱含艰辛的满足感。“烈士们才是最伟大的,牺牲时那么年轻,只占有了不足一平方米面积的土地。而我呢,生活得很幸福充实,而且有家有业。”王艾甫说这是他为烈士寻亲的最大动力。多年来,他承包经营的收藏市场每年3至5万的收入,全部用于支撑寻亲活动和收藏协会日常事务。资金实在困难时,他就卖掉一些珍贵的藏品来补贴开支。王艾甫一再表示:“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这样做的,因为你无法后退,否则良心永无安宁!”
  评论这张
 
阅读(8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