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百团大战中从火线救下日本孤女的老八路  

2007-09-10 23:2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0年5月28日,一篇题为《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文章纷纷在全国各大报刊转载,讲述了在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中,我八路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两个年幼的日本孤女的故事。在一场你死我活的民族战争中发生的一起超越民族仇恨的人道主义救助事件,一时间成为当时逐步进展的中日友好活动中的一段动人佳话。

然而,此文的遗憾之处在于未提及从火线上救出日本孤女美穗子、馏美子的八路军战士的姓名,且称他们“已经牺牲”……

为还原佳话,澄清历史,在中国纪念抗日战争爆发70周年的日子里,记者来到天津警备区某干休所,拜访65年前从战场抢救出日本孤女美穗子的八路军老战士杨仲山。这位85岁高龄的“活烈士”声若洪钟,对穿越67年岁月长河的抢救记忆清晰如昨,向记者透露了当年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当年,我从火线救下日本孤女美穗子

枪林弹雨中,两小时冒死护送孤女

1940年5月,八路军行军途径杨仲山的家乡河北省蔚县,傍晚驻扎在大南山进行休整。年仅17岁的杨仲山自告奋勇跑到带队干部面前,请求参军打鬼子。

带队干部一看,嗬,小伙子虽穿得破破烂烂,却眉清目秀,生龙活虎,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就立即应允。

在结束一个月的基本训练后,杨仲山被分配到晋察冀一分区三团一营四连当通信员。他所在的三团是杨成武领导的一分区的主力团队,骁勇善战,战功赫赫。

其时,全国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开始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敌后战场成为全国抗战的主战场。8月,八路军总部决定对华北敌军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和反“扫荡”作战,来一次大破袭。这样不仅可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甚至可以影响全国的战局。当时参加作战的部队有105个团,故称“百团大战”。

接到上级命令,一分区三团奉命向正太线战役行军,准备歼灭驻扎在井陉县的日军。根据战斗分工,一营的任务是攻打日军占领下的井陉煤矿位于东王舍村的新矿,其中杨仲山所在的四连首先是攻打矿区制高点小土山,然后向井陉火车站方向进攻,继续扩大战果。

经过6天的急行军,8月19日,杨仲山随部队悄悄进驻井陉边沿的小佐村,进入战前准备。当时,机灵的杨仲山跟随四连长韩金铭当通信员。

小佐村属敌占区,村东山顶有日军炮楼,村南过几个小山就是日军占领的井陉煤矿,由于敌拥有坚固据点,一打起来必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在战前动员大会上,政委王建中作战前动员讲话,仔细分析敌我战斗形势,进行缜密的战斗部署。

20日晚10时,战斗正式打响!工兵和内应的煤矿工人首先切断矿区总电源,矿区顿时一片漆黑。借助夜色的掩护,四连开始对小土山发起攻击,全连6挺机枪以猛烈的火力向山上的敌据点射击,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日军龟缩在小土山大碉堡及附近工事向我军还击。

小土山居高临下,是整个新矿区的制高点。四连几次冲击都被密密匝匝的铁丝网和碉堡里射来的冷枪流弹给挡了回来。我军无法近前,有劲使不上,进攻一时受阻,大伙心里万分焦急。

突然,一颗冷弹将营长赖庆尧头上的帽徽打的粉碎,好险!营长一下子冒火了,对四连连长韩金铭说:“二连已经从西门打进新矿了,你们快点!”韩金铭急了,集中火力点,向敌人进行密集火力封锁。

21日凌晨4时许,四连一排终于破坏了铁丝网,刨开2米高的围墙,打开一条通道,全力攻占小土山,一举将碉堡里的敌人消灭。而后,冲下山向车站方向攻击。连长韩金铭带领四班长、通信员杨仲山及卫生员小李等人,冲到小土山西北坡的一个低碉堡跟前。这个低碉堡已被我前插的一排击破。

低碉堡内硝烟弥漫,一片漆黑。借着连长韩金铭打着的手电光,杨仲山看见地上躺着一名日军和一个梳日式发髻、身着和服的日本妇女,均已死。再一看,日本妇女旁边居然站着一个约莫四五岁的日本女孩。

这个女孩就是美穗子。黑暗中,美穗子瞪着惊恐的目光,望着杨仲山他们,可能是被先前发生的激烈枪声惊吓过度,她居然一声不吭。

这时,车站方向的日军突然以猛烈的火力向小土山射击,妄图夺回失去的阵地。卫生员小李刚直起身子准备还击,一颗子弹打中了他,当即牺牲。

碉堡里非常危险。连长韩金铭看着美穗子孤独无助的样子,命令杨仲山:“这个地方太危险了,赶快把孩子送到营部救护所。”

杨仲山受命后,迅速抱起美穗子跑出火力交织的碉堡,跳进一米多深的交通壕。此时车站方向不断有流弹袭来,打在身边劈啪作响。杨仲山拉着美穗子的手伏低身子,在交通壕内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爬到了小土山顶。下坡时路很陡,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杨仲山不得不一手抓着枝条草根,一手紧抱着美穗子,摸索着慢慢地向下挪动。在通过已被砍倒的铁丝网时,杨仲山为避免踏上日军埋设的地雷,抱起美穗子纵身一跃,跳了过去。

可能是经受到激烈的战火惊吓和一夜未眠的疲惫,这期间美穗子不哭不闹,乖乖地跟着杨仲山走啊爬啊。或许以她这么年幼的年纪,根本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出于本能地攥着这个中国青年士兵的手在黑暗里走着。

在黑暗、崎岖的交通壕摸索行进约一小时后,杨仲山带着美穗子越过坍塌的围墙,终于走上了通往中古月村营部的大路。杨仲山刚想坐下来稍作休息,突然从营部所在地的北面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子弹再次从头顶呼啸而过,还夹杂着日本人叽里呱啦的叫嚷声。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险情,杨仲山大吃一惊,赶紧抱起美穗子钻进路旁里的高粱地躲藏起来。日军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后面呢?杨仲山心急如焚,在黑暗中,若是被日军发现行踪,后果不堪设想。他屏住呼吸,也暗暗企盼着美穗子千万别发出声来。

万幸的是,美穗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叫喊,敌人也就没有发现他们。他们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杨仲山事后才知道,此时他所遭遇到的日军,是白天离开煤矿到附近的乡村进行“扫荡”的小股日军。闻听煤矿遭到我军攻击后,赶回来支援,没想在此与我一营后续部队遭遇交上了火。

一会儿,枪声逐渐稀疏,四周一下子宁静了许多,杨仲山领着美穗子来到路旁一个山坡上休息,这才发现,露水、汗水已将她浑身上下打湿。借着微露的晨曦,杨仲山这才看清已跟自己生死与共一个多小时的美穗子,心里有着说不清的感受。

极度疲倦的美穗子双眼深陷,形容憔悴,杨仲山心疼不已。多年以后,杨仲山回忆起此情时,说那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家乡14岁的妹妹。

杨仲山卸下枪支、背包,沉沉地吁了一口气,把孩子搂靠在自己身边,用身体的热量温暖着日本小姑娘,并揪下高粱叶子为她驱赶蚊虫。

杨仲山忽然想起了自己身上还有几块干饼,赶紧掏出给她。

美穗子有气无力地摇摇头,不想吃。

杨仲山心想:“嘿,都这份上了,你这小丫头的警惕性挺高的,先垫一下肚子吧!”自己先吃了起来,而后,又递了一块给美穗子。

接过干饼,美穗子这次居然勉强吃了几口。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中古月村边的路上开始有人走动了。杨仲山这才放心地拉着美穗子的手离开潮湿的高粱地,朝村头的营部救护所快步走去。

到了营部已是清晨6时许,杨仲山立即找到了救护所的李医生,大致介绍了情况,而后向营长赖庆尧汇报了抢救日本小女孩和护送的情况。然后,杨仲山赶回四连,继续参加战斗。

无意间,历史和杨仲山开了个玩笑

东王舍新矿战斗告捷,杨成武对三团的战斗十分满意。忽然又接到三团报告:井陉煤矿火车站日本副站长加藤清利夫妇都在战火中死了,遗下两个女儿,被一营的战士从炮火中救了出来。杨成武当即命令一营把孩子送到师部前方指挥所来。

杨成武立即用电话向远在洪河槽村的聂荣臻司令员报告。聂荣臻听后十分高兴,说,“很好,很好!三团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你们把孩子照顾好,马上派人送到我这儿。”

这里说的两个女孩,一个就是被杨仲山抢救的美穗子;另一个是她的妹妹馏美子,被兄弟连队的战士抢救出来,只有七个月大(后不幸夭折)。全家起初住在小土山前火车站东边的一个三合院平房里,离那个小土山西北坡的低碉堡只有60多米远。那夜,战斗打响后,母亲加藤麻津带着美穗子逃进有日军防守的碉堡里来了,以为这里最安全。父亲加藤清利则抱着妹妹馏美子,慌乱中逃到了矿井,后被井内的大火烧成重伤,救治无效死亡。

8月21日,一营营部侦察员把两个孩子送到了杨成武处。杨成武派分区政治部通信员封奇书,用箩筐挑着两个孩子送到晋察冀军区总前指聂荣臻处。

22日,为表明我八路军不会滥杀无辜,彰显革命人道主义情怀,聂荣臻决定将两个日本小女孩送还日军。同时,为避免暴露总前指位置,保护护送人的安全,聂荣臻决定由洪河槽通往微水村日军驻地的沿线各村接力式护送,直到送达为止。当时,委派了洪河漕农民李化堂接替封奇书的担子,与另一名八路军战士,带着聂荣臻写给日军官兵的亲笔信,用箩筐挑着美穗子和镏美子,向微水镇方向走去。

然而,李华堂和另外一名八路军战士并没有将孩子直接送到微水。他们刚走不远,就被前方一阵枪声给挡了回来。他们只好将聂司令员的信和孩子送给当地群众。由于有聂荣臻的亲笔信,各村都很重视护送日本孤女的任务。但此后又交接了几次,是谁最后把两个孩子送到微水村日军驻地,直至今日,还是个谜。

当时,三团参谋处在值班日志中也只是简要记录了四连两个战士救了两个日本小女孩的事件,对杨仲山和另一名抢救馏美子的战士的姓名同样没有记载。这就为日后的悬疑埋下了伏笔。

在杨仲山看来,自己只是在完成连长韩金铭交待的任务,从战火中救助妇孺,即便是敌方阵营里的孩子,在普遍接受过宽待俘虏、瓦解敌军教育的八路军中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后来,杨仲山从边区《晋察冀三日刊》上看到了聂荣臻司令员已派人把日本小姑娘姐妹送回日军驻地的报道,自己并未在意,也就没有向身边的人透露自己曾经是最初从战火中救出美穗子的人。

1942年7月7日,《晋察冀画报》记载了进攻东王舍部队三团一营奋救两个日本小女孩的故事,文中没有提及最初从战场上救出小女孩的战士姓名。

1945年2月11日,新华社记者韦明在《新华日报》(重庆版)报道称:“三团团长听到孩子的哭声,在车站堡垒外有一个日本小女孩……侦察员抱来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这个时候,另一个连队又送来了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子,身子很瘦……两个八路军战士护送着离开了正在战斗的火线。”

关于从战火中抢救出美穗子姐妹俩的八路军战士姓甚名谁,当时的报道都没有提及,谁也没有去留意。与八路军救助敌孤这一事件的意义及其影响相比,具体的当事人在当时似乎并不重要。

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杨仲山偶尔会想起失去双亲的美穗子,想象着年幼的异国女孩是否安恙?回国了没有?然而无情的岁月、纷乱的战争,渐渐冲淡了杨仲山对美穗子的牵挂。

1980年5月28日,已从北京军区某师副政委职位上离休的杨仲山,从报纸上突然看到《解放军报》上署名姚远方的文章《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文中称美穗子为兴子),看到文章配发的日本小姑娘与聂荣臻的合影照片,杨仲山一眼就认出了正是那个自己当年从战场上救下的日本小女孩。尤其是日本小女孩瘦弱的身躯,乖巧的表情,一下子把自己的记忆拉回到40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火线救孤过程中。

令人遗憾的是,文中仍没有提及最初救出小女孩的八路军战士的姓名,并称他们“已经牺牲”。

尘封40年的往事豁然洞开,杨仲山久久不能平静,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居然被误以为牺牲了!他决定坚持一名革命战士实事求是的原则,向有关部门反映事实真相,还历史公正。他写信向解放军画报社介绍了自己当时战场救孤的情况和所在的三团现在的所在地。1980年5月29日,解放军画报社立即派人到天津找杨仲山了解情况。

为了澄清历史,杨仲山还曾致信文章作者、解放军报社原副社长姚远方,姚回信表示有机会“弥补我的失误”。此后,杨仲山还向当年自己的老部队某军副军长刘庚寅,及上级有关部门领导写信汇报了当时的真实情况。多年以后,杨仲山谈及此事,说自己并非要给自己争什么名誉,而是因为此事知情者越来越少,他不忍心让这一段不算久远的历史记忆被自己带着离世。况且,当此事经多家媒体转载公开后必然会引来日本方面的关注,杨仲山怕文中记载的某些不准确的情况会给我方外交接待时带来麻烦。

在这里,让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1940年8月20日的那场战斗。当时,四连一排冲下小土山,四周漆黑,每个人都有自己相对固定的作战位置。抢救美穗子的低碉堡现场只有连长韩金铭、四班长、杨仲山和卫生员小李4人。连长韩金铭于1941年反“扫荡”时阵亡,卫生员小李在低碉堡内就英勇牺牲,四班长1941年5月被叛徒打死。四连的骨干几乎没有保留下来的。关于杨仲山抢救美穗子的经历,仅当年的营长赖庆尧、三团政委王建中、三团司令部参谋刘贵和一营二连通信员田大得在有回忆。

杨仲山反映的情况,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穿越战火硝烟的跨国生死情谊

在《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日本《读卖新闻》社就刊发报道《战火里救出孤儿,聂将军40年后呼唤兴子姐妹》,日本其他报纸也相继刊登这一消息和美穗子的照片。不到10天时间,就在各方帮助下,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找到了劫后余生的美穗子。美穗子已建立美满的家庭,按日本习惯随夫家姓改名为栫美穗子。美穗子又通过1980年6月20日《文汇报》刊登的原八路军战士封奇书的回忆录,了解到抢救、护送、照顾自己的全部过程,表示“深受感动”!

就这样,一场跨越国界、穿越战火的爱心救助,一时间在中日两国人民心间久久激荡,成为当时逐渐好转的中日关系上的动人佳话。

1980年7月14日,应中国方面的邀请,当年的小姑娘美穗子全家来华访问,受到了聂荣臻元帅的接见。原三团部队代表、某大功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宋常森受邀参加了欢迎美穗子的活动。但由于外事活动的种种限制和规定,在美穗子访华的两周时间内,杨仲山没能同美穗子见面。美穗子曾表示,“没能与在战火中最初救出我的八路军战士见面,感到非常遗憾。”

1980年8月21日,也就是距离当年杨仲山从战火中抢救美穗子整整40年的日子里,为了弥补心中深深的遗憾,时任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天津分会副主任的杨仲山,写信给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神户支局的一位日本友人,信中详实披露了美穗子当年被救的始末。《神户新闻》社对原八路军战士杨仲山最初抢救日本小姑娘美穗子这一感人事迹,以醒目的大标题和长篇文字作了详细报道,并刊登了杨仲山的照片。

8月22日,访华回国不久的美穗子对此行未能见到当年的恩人心存遗憾之际,忽然听到这一消息,自然惊喜异常。美穗子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怀着激动的心情立即给杨仲山写来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再一次感谢“在战火中最初抢救出我的杨仲山先生,不顾自己的安危,在没有道路的黑暗中、雨淋中、炮火中保护我幼小的生命。”对此,“我眼含热泪写下这封信,表示深深的谢意。”“我的幼小生命的得救,证明你们是人道主义的,热爱世界和平的。”

1988年元旦,美穗子又给杨仲山寄来了贺年卡。

1990年8月17日,杨仲山所在的干休所院内,有一家日本在天津开办的合资企业。日方经理江涧丈夫在和杨仲山闲聊时,惊喜地发现杨仲山竟是当年抢救美穗子的第一人,当即给美穗子打通了电话。美穗子也给杨仲山老人拨通了国际长途电话,并真诚地代表全家邀请杨仲山全家到日本她的家中做客。

美穗子全家每逢节日,都要给杨仲山寄来精美的贺卡和礼物,正如美穗子在信中所言:“我不仅要和杨老保持终生的生死情谊,也要让孩子们记住杨老的救命之恩,记住中国人民善良的传统美德,把这从战火中结下的跨国生死友情,世世代代传下去。”

1997年8月21日,在纪念“百团大战”57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专程赶赴天津,采访录制了“杨仲山救日本小姑娘美穗子”的电视专题片,播出后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2003年,河北省井陉县洪河漕村的聂荣臻元帅雕像揭幕,美穗子因患重感冒不能前来,又一次错过与杨仲山见面的机会。她的长女福山真智子在揭幕仪式上说:“我要替母亲再次感谢中国人民,并衷心希望中日双方能够永远友好下去……”

今年4月25日,美穗子向杨仲山老人寄来了自己春节参加中日友好活动时在中国五星红旗下拍的照片,并在信中说,“65年前,您救过我的命,回想起这件事,我深深地感谢您……祝您健康长寿!”

杨仲山和美穗子的书信往来保持了20多年,跨国的生死情谊穿越战火硝烟,历久弥深。一晃25年过去了,由于种种原因,如今已83岁杨仲山一直未能如愿,见到自己当年从枪林弹雨中救出的日本女孩、如今也已近70岁的美穗子。

如今,老八路杨仲山在天津颐养天年。当有人在他面前提起65年前的火线救孤,老人总是很平静地说:“惨痛的战争给两国人民带来的战争创伤不应该忘记,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应该着眼未来,将世世代代睦邻友好的关系保持下去!” 令老人深感欣慰的是,美穗子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

“当年我还救对了!”话语刚落,老人朗声大笑!

(此文与武警交通部队陈鸿圣联合采写)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