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遍地英雄——5.12汶川大地震采访亲历记(8)  

2008-05-28 19:4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墟上的狰狞与美丽

现在,在我眼里没有比废墟更丑陋、狰狞的事物。

在北川中学大门口附近,对比一下什么是美好,什么是丑陋吧

谁没有建筑、装修过房子呢,尽管那些建材难看、凌乱,人们还是耐着性子用它们构建出一个能哄骗过眼睛的栖身之所。现在,被撕裂粉碎的它们,成了压在人们肢体上难以摆脱的梦魇。建房子的那一天,谁会想到有一天需要把它们轻松地抬起来?

北川中学教学楼废墟,下面仍有700孩子未扒出。面对这些我无话可说

但生命正在下面挣扎着。十万救援大军抵达,却无法合成一个“人猿泰山”或者“奥特曼”。甚至专业救援队伍的重型机械,也在生命的渐渐消逝面前,显得那样慢慢腾腾!抗洪救灾时,一袋袋沙包扛在肩上,战士们奔跑起来感到很踏实。现在面对废墟,战士们却感到深深的无奈。手扒、肩扛,逝去的生命与夺回的远不是一个数量级。

在汶川县城,我目睹了几位武警女战士在扒遇难者遗体。

死者是县畜牧局局长余潮波的妻子。地震当日,因送客人已经走出房子的她想到丈夫仍在房子里睡午觉,又返回去叫,后山垮塌的土石,将她掩埋在了楼房与山体间的过道里。余潮波从另一侧的窗户逃出后,知道妻子生还无望,挥泪赶到县政府去组织单位救援。四天后,联指请求武警官兵帮助这位可敬的干部挖出妻子的遗体,早早入土为安。

因为主要兵力已经投向远处的村寨,该武警部队所能抽出的仅仅是由师干部科长廖宇带领的19个准备要考军校的战士学兵,其中7名是通信、卫生女兵。因为作业面太小,分成两班来干。在挖掘现场,民工将卡在楼房与后山之间的石头敲碎、抠出,学兵们把它们装进框子里抬出来。戴着口罩的几个女兵已是灰头土脸,尽管她们是那样泼辣能干,但置身现场的我仍感到深深的绝望。在一旁的廖宇不眨眼地盯着悬在上面的一块巨石,那是比汽车还要大的巨石,谁也不知道它是否能稳定地悬在那里,让女兵们能从下面掏出遇难者遗体,给他的亲人一点慰籍。

这几个武警女兵正在这个夹道里寻找畜牧局长妻子的遗体,我一直在盯着上面的那个塌下来的水泥路基疙瘩

整整两天,一个18岁的男孩子始终站在女兵们旁边死死盯着土石观望,一句话都没有。他是遇难者的儿子。

直到我离开汶川,女兵们的努力都没有结果。

21日黄昏,北川县任家坪收费站入口处,二炮救灾部队营地。当我弯腰进入一个帐篷时,一个班的战士正在捧读《抗震救灾有关重要资料汇编》。他们是从陕西翻越秦岭赶过来的,已经在北川县城的废墟上“扒”了整整一周。几天来,能在废墟上能扒出活人,已经有某种轰动效应。就连素以地震专业救援著称的日本救援队,也因未扒出活者而洒泪。但是,我无意走进的这个班却扒出了一个。

21日,已经是北川“封城”的前一天。防化团已经进入洗消,重重警戒线拦阻外人进入。城边的北川中学还可以进入,但那里已经没有部队去扒。据说还有七百多个学生压在废墟下,9天了,从理论上说,似乎可以放弃了。这里的废墟与别处不同,基本上是碎块,缝隙很小,也许扒起来会容易,但扒出来的一定都是绝望,那样小的缝隙,也许只有羽翼如纸的蝴蝶才能侥幸生存。1200个孩子的小小校园,平日该有多么吵闹啊,那些多声部童音的四川话,无疑会构成一部动听的合唱吧。现在,一切都消失了。

由于我转到北川较晚,没有亲眼目击到扒出生还者的情景。那不是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惯常活动,无法靠想象来转述,我只能倾听:

二炮某指挥所班长张涛、上等兵:

那是15日下午13:30的事,在农业银行家属楼废墟上。六层楼全垮了。已经有部队搜救过,没有发现有活人。我们去了7个人,小组长是袁周、三期士官。当时一个男的来说,他妻子被砸在里面没出来,让我们帮着喊一下,他已经喊哑了。从早晨开始喊,到11:00听到有声音。她当时在四楼的洗手间里,被洗衣机压住了腿。楼板没有断。六层的楼塌下来也就是两层的样子,楼顶歪掉了,四层也就相对在表层。声音是从废墟侧面的缝隙里传出来的。我问她在哪一层,她轻轻敲了四下。我们就从上面开始扒。先扒出了一个钱包,在一个沙发上,现金有一万六千元,两部手机。钱包里有身份证,就交给了她的亲人。上面压着一个房梁,但没有压住她上身。扒下去一米五左右,有点缝隙能听见她说话声音了,向我们要水喝。我们把沙发掏了个缝,用一个软水管地进去,让她吮着喝。最初是给她递了瓶矿泉水,但她连拧瓶盖的力气都没有。这已经是震后三天了。她已没有力气说话,我们根据需要问她一两句,以确定情况。

房梁断了一端,幸亏没有完全折断,否则也压死了。大梁是用钢钎一节节砸断的,把小块的水泥抠出来,露出她的腿。掏个洞,两个人先把她的脚从废墟碎渣中拉出来。洗衣机当时压住了她膝盖以下,挤得很死,所以要先把洗衣机和腿剥离。这时看到她胸前还压着个浴霸灯。14:00左右,终于把她拉了出来。她的腿已经压平了,颜色是黑的,整个小腿都是伤。用布遮住她的眼睛,让她不要说话。抬着赶紧去找救护车,满地坑坑洼洼,救护车过不来这段路。八个人轮换抬,猛跑,跑了近二十分钟,终于抬到了537医院的救护车上。

她老公早上一来就在那里哭,看到扒出来了高兴得不得了。还有很多家属站在旁边让我们搜救,表情很复杂。有父子三个人并排跪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默默地祈祷。

扒时,在旁边上还露出了一个死者。应该是从一楼跑出来,在楼道被砸死的,快一两秒可能都死不了。过了两天才扒出来尸体。那时尸体已经有臭味,戴两层口罩都臭得不得了。心里直感到残酷,怕到不怕。

什邡市红白镇,空降兵救援部队营地。著名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黄继光在冲到敌人碉堡前时,没有了手雷,在无比艰难之中他选择了用身体堵住正在喷吐着的罪恶火舌,那是一种毅然决然的孤注一掷。现在,他的后辈们也面对着类似的艰难,但却找不到可以痛快解决问题的任何办法。他们可以骄傲地在天上飞,现在却在丑陋的废墟上心急如焚、度日如年。

 寻找生命: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付出百倍努力

在这个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富裕小镇,空降兵某团扒出了16名生还者。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

炮二连司务长王锐、二期士官:

那是14日,在金河磷矿家属区。早晨7:20有人听到这里有人呼救,我们赶紧上去了。营长分完任务,我们这一组主力是连长王永攀,炊事班3人,排里6个人。一共10个人,分成两个组挖,轮换休息。经过判断开始挖。楼是四层楼,塌下来有一层半高。三层预制板整体压着。听旁边的一个老乡说,人好像是二楼的居民。我们开始仔细确定掩埋的位置。最初判断声源与我们的感觉不同,又重新找点,先后找了三个点。没有目标时挖得很累,在第二个点时,大家都有些泄气。连长说,大家坚持,下面有人在等着我们救命。并接过镐锹和大家一起掀废料,撬预制板。上面积压的废料太多了,还有钢筋,只能借来钢锯锯断,才能继续挖。我们轮流休息,他一直在废墟上面。第三个点,也是连长判断的。挖到一层时,终于听到了确切位置,与幸存者可以沟通了。最初我们听不懂四川方言,班里的重庆籍战士易志鸿就不停地安慰她,让大家准确判断她的位置。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姓陈。然后我们把预制板移位,用手抬,用镐头来撬,移开一点后看到了她。她当时好像正出门,走到防盗门外,忽然门压下来了,但是被一个倒塌的烟囱撑了一下,形成一个70度的夹角。人掩在门下面,空间很小。营长、教导员让我们给她递一瓶水。她倒着,一只手可以活动,能接过水喝,但身体不能动。人很清醒,能说话。他说:“你们把什么东西搬开,我会少些痛苦。”我们就安慰她。又开始扩大空间,给她递了一顶头盔和一只口罩。慢慢地刨出了很多碎渣,让她试试能不能活动,我们携力拉她,她终于钻了出来。她出来说了两句话:“感谢解放军同志!”“我又见到阳光了。”

到晚上,本来要收队了。有个老乡来找营长,说可能还有活人。营长又带我们去挖。是磷矿幼儿园改建的宿舍,两层楼,塌下来两层天花板,没有破裂。说人可能在一楼哪个位置。我们用大锤和钢钎凿洞,穿透了两层,直径分别为80公分、60公分,人可以钻进去看。但没有找到人。我们向老乡解释,老乡说,你们已经尽心了,可能人不在这里。谢谢!

与生命相比,金钱永远是次要的。但挖出一千万元现金,并武装护送到安全处,仍是一件颇具传奇的事情。

空降兵某团政治处主任田新、少校:

金河磷矿那里准备开一个分矿,准备了1000万元现金,前一天刚运到的。地震时被埋了。矿上的幸存职工守在那里,但没敢马上报告,怕哄抢。观察了我们两天,见我们秩序井然,纪律严明,才放心下来,通过指挥部报告,请我们派小分队武装押运。我们派了三个人,八连伞训长崔桃生带两名战士,携带枪支和子弹60发,在深圳特警配合下,上午9:00出发,次日凌晨0:20将1000万元现金带回。

为什么要特警配合?这里有个法律问题。依照法律,执法时开枪是警察的权力,我们军人没有这个决定权。一旦遇到抢劫者,由警察决定是否开枪,我们决定打多少子弹。这是我们团长文东考虑到的问题。这几天为了防止疫情传播,指挥部让开始打狗,也是依照这个程序执行。

空降兵战士在废墟上捡拾有用的材料,这是重建家园需要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