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戈

1944:松山战役笔记

 
 
 

日志

 
 

(转载)历史书写中的“集体失忆”  

2009-11-02 23:53:22|  分类: 争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必须首先承认,如果不是因为《1944:松山战役笔记》和《父亲的战场》,我对“中国远征军”也许依然是一无所知。尽管这个名词并非第一次听到,但仅此而已,我不知道关于它的更多细节,更加不了解那曾是抗日战争史上多么惨烈的一段记忆。

既是读了便忍不住想要寻找更多关于中国远征军的资料,以弥补我那几近于零的阅读背景,于是上网搜索。在众多关于中国远征军的资料性条目中,有一条消息十分显眼,那条消息说的是,中国远征军老兵黄绍甫老人在看了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之后致信媒体记者说,“有不忍心继续看下去的感觉,它对驻印远征军完全是歪曲、诽谤,影响极坏!”为了消除该片为远征军形象带来的不良影响,黄绍甫自己已经动手创作电影剧本,以正视听。看罢心中暗忖,老兵的心情虽然可以理解,但电视剧毕竟不是历史教科书,原是认真不得的。正像大多数新闻一样,新闻跟帖常常比新闻本身更耐人寻味,也让人不由得要认真起来,比如这一段——“没有《团长》谁知道你们?谁会关注你们?被历史遗弃的‘英雄’?”这话乍听来颇有些刺耳,但当我看到《1944:松山战役笔记》的时候,却在它的腰封读到这样一句广告词——“《我的团长我的团》背后的历史真实”,这似乎为那句颇有些刺耳的评论加上了一个注脚,也令人不得不相信,有时候听来刺耳的话很可能说出的恰恰是实情: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抗日战争史上最悲壮的一笔,其实也是缺失了太久的记忆,谓之“集体失忆”似乎也并不为过。

章东磐在《父亲的战场》中曾记述了这样一幕:“这样阔大的一片昨日战场,在这个本应被祭奠者挤满的日子里,除了我们,竟然再没有另一个来访者。访客们并不远,他们扶老携幼,花花绿绿地游走于丽江、香格里拉、大理、瑞丽和腾冲,在地热的温泉中欢快地沐浴,满足地哼哼着,享受着无忧的岁月。紧绷的出行计划让上百万旅游者谁也没有时间来这里探一下头,来抚慰一下这残碑压着的六千多位都在青春岁月变成了鬼的异界灵魂。他们为我们的今天而死,今天的我们却不记得他们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1944:松山战役笔记》与《父亲的战场》之问世,其意义首先就在于找回了这段缺失的记忆,将它安放在原就属于它的时空交错点上,也安放在我们关于历史的记忆中。

英国哲学家沃尔什曾在他的著作《历史哲学》中写道:“没有一个历史学家可能叙述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哪怕是在他所选择的研究范围之内;所有的人都必须选择某种事实作为特殊的重点,而把其他的统统略去……每一个历史学家显然都把一组利害、信仰和价值——它们显然对他所认为是重要的东西有着某种影响——带到了他的研究里面来。”而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一位颇有声望的美籍华人教授在上海讲学时就曾说过,在今天的美国大学中,谁要是还宣称他能知道“真正真实的历史”,那他就将失去在大学中教书的资格。

真实的历史虽可追求,但终究是一个难圆的梦想。与“真实”相比,更重要的其实是“正视”,也更需要勇气。朱增泉中将在评价《1944:松山战役笔记》时认为此书“有两个突破,或称两个‘正视’:其一,正视国民党军在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正面表现;其二,正视侵华日军在军事行动上的严密作风。这是历史的态度”。

记忆定义了一个人,标志着我们的身份;而历史之于民族,正如记忆之于个人。

原载《出版商务周报》,作者吴燕

链接:http://www.cptoday.com.cn/News/2009-11-02/562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